太合音乐集团硬核推广乐队文化刺猬、Click15、面孔闪耀《乐队的

【发布日期】:2019-07-09【查看次数】:

  原创音乐综艺节目《乐队的夏天》正在爱奇艺热播,来自太合音乐集团的面孔乐队、刺猬乐队、Click#15、果味VC、青年小伙子、熊猫眼乐队这6支有代表性、有原创力量的乐队,站到了《乐队的夏天》舞台上。成军时间不同、音乐风格多样、个性鲜明的乐队相互交融撞击,与节目的赛制一起沉浮,迅速击中台上台下万千观众的心,“超级乐迷”高晓松在面孔乐队登台发声时感叹,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光芒万丈的摇滚时代!

  太合音乐集团总裁暨首席执行官徐毅说道,“乐队”因为不同的个体,因为命运使然,因缘聚汇,互相碰撞,求同存异,以才华和人性的化学反应,展现出超越单体的创作表达张力。而这个过程可长可短,分分合合,甚至可歌可泣,其精华就是过程中迸发出的动人作品和迷人故事。

  太合音乐集团服务艺人面孔乐队走过30年的发展历程和变迁,堪称中国乐队历史的浓缩版。

  30年前,音乐圈内流传一种说法叫“糖炒面”(唐朝乐队、超载乐队、面孔乐队);后来窦唯出名了,改叫“糖炒面豆”;再后来,收录了“糖炒面豆”、张楚等著名乐队代表作的系列专辑《中国火》问世,在中国迅速烧起了一把熊熊摇滚之火。1994年,“魔岩三杰”(窦唯、张楚、何勇)、唐朝乐队、面孔乐队贝斯手欧洋等,联袂在香港红磡体育馆呈现那场“摇滚中国乐势力”的伟大演出,创造出一个时代的华彩。有过专辑热卖的高光时刻,也面临过乐队解散的挫折和危机,但毋庸置疑的一点是,直到现在,面孔乐队还一直坚持站在舞台上,继续唱响《梦》、唱醒《幻觉》,那股硬核摇滚的劲儿还在。

  新生代的乐队姿态、气质与老牌乐队形成鲜明对比,正如《乐队的夏天》播出的“call out”环节所呈现的那样,当Click#15获得挑战其他乐队机会时,第一反应是,“不错不错,最起码还能再录一期。”他们选择了一首独特的歌《Steal Your Love For Me》,日夜排练应战,虽然后来还是落败,但是听到面孔乐队在另一个舞台池冲他们喊,“你们今天没输。”Click#15主唱还是忍不住笑了,对于乐队新势力来说,或许获得前辈的肯定是更高级的荣耀。

  面孔乐队有属于那个时代的不羁和狂放,崭露头角的Click#15也被“超级乐迷”张亚东称赞,审美比较超前,代表了未来的市场。而另外一支参赛乐队“果味VC”,他们首张专辑的制作人便是张亚东。作为英式摇滚风格的代表,成军十几年来,果味VC在无数的成功与失败,商业与艺术,肯定与非议中,不断自我突破与蜕变,沉淀出与众不同的优雅浪漫式曲调与舞台表演方式。

  刺猬乐队也是个性十足,他们认为情绪才是音乐创作的初衷。同样是在《乐队的夏天》播出“call out” 环节,刺猬乐队选择在其原创作品《白日梦蓝》中大胆加入大提琴,让音乐的形式美和内容得到了一种化学般的深刻变化,情绪值满格,顺利晋级8强。而在此前播出的第三期《乐队的夏天》中,刺猬乐队就以加盟太合音乐集团后发布的单曲《火车驶向云外,梦安魂于九霄》,燃爆全场。刺猬乐队主唱赵子健在节目中说起这首单曲的创作背景,坦言其传递的是他在失业、失恋、乐队解散的那个困境,只不过,人生是不能止步不前的,所以结尾部分重新点亮,凝炼为“一代人终将老去,但总有人正年轻”的铿锵金句,迅速刷屏。某种程度上,“乐队”很像一个容器,它把人生的各种滋味都纳入其中。

  如果说乐队创作是一次生命的旅程,“厂牌”自诞生之日起就是独立音乐人旅行路上的“乌托邦”,这里不仅是相同价值观、审美乃至生活方式人群的聚集地,更因其品牌化和相对个体的规模化效应,成为乐迷心中的音乐胜地和音乐市场中不可小觑的力量。但在传统的独立音乐模式下,受制于资金、资源、团队、环境等问题,厂牌往往面临着市场小、品牌知名度、商业化开发能力不足、市场狭窄、效率较低等困境,甚至维系厂牌存活已然是并不轻松的课题。在此背景下,太合音乐集团发起的独立音乐厂牌联盟“独立音乐联合体(Indie Works)”,应运而生,致力引领独立音乐行驶向主流视野,力促乐队文化在中国乐坛的再次繁荣。

  2018年底,Indie Works由麦田音乐、兵马司、赤瞳、在水星、D.O.G、太合乐人等来自中国大陆、中国港台地区的近40家独立音乐厂牌以及近600组独立音乐人联合成立,在尊重并保持各个厂牌绝对的音乐自主前提下,从服务厂牌、行业用户的To B到服务音乐人和消费者的To C布局,联合传播、发行、商业化开发,旨在提升独立音乐人和厂牌的运营效率,为独立厂牌和音乐人的发展提供更多维的解决方案,以谋求健康、可持续的增量价值为共同目标,从而实现独立音乐厂牌和音乐人的共生与繁荣。

  战略支持《乐队的夏天》的综艺运作,就是Indie Works践行“一站式服务”理念的具体落地。Indie Works通过跨越地区、风格、人群的乐队资源整合,结合太合音乐集团专业的独立音乐演出大数据分析,从服务数百支乐队中精选出6支参赛,既有老牌乐队“面孔乐队”和“青年小伙子”,也有中坚力量“刺猬乐队”和“果味VC”,还有代表乐队新势力的“Click#15”和“熊猫眼乐队”,涉及摇滚、朋克、爵士、放克等多种风格,旨在用乐队演出激动人心的声量,唤起原创音乐潜藏的无限力量。

  贯穿《乐队的夏天》各个环节的音乐和歌曲,加上赛制的编排,有时候会让人觉得这个世界、时代变化太快,有的时候它其实还是那样。而《中国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》也说出了音乐圈的残酷事实:目前音乐圈内月收入10000元以上的音乐人占比不到5%,68%的音乐人在音乐上获得的平均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。因为大部分音乐人无法只通过音乐相关的工作获得生活来源,高达84.3%的人是兼职做音乐。Click#15的主唱Ricky在节目中也坦言,“参加乐队的夏天之前,每次演出观众只有一、两百人,现在,能有这么多人来看我们演出,我觉得很酷,我们好像走起来了,未来我们也会越来越好。”

  每支乐队、每个音乐人都在努力调整身位适应着时代洪流带来的裹挟和空间。或许,更深层的“乐队文化”恐怕是关于人生的归宿问题和“挣扎求生”的谜题。至于如何破题,如何在现实与理想,如何在物质生存与音乐信仰的撞击中寻找身位的问题,则需要勇气,需要运气,更需要平台和机制。太合音乐集团独立音乐服务部总经理刘瑾表示,“如果一支乐队做出好的音乐作品,他/她终将得到某种形式的回报。至于好作品的出现,只要有好的孵化机制和服务平台来承接,不过是时间的问题。太合音乐集团发起Indie Works的使命就是重新构建独立音乐、独立音乐人/乐队和市场连接的桥梁,为独立音乐人、乐队提供相应的服务,让华语乐坛呈现更多元化审美,让独立音乐具有更多种可能性。”

  在过去的三十余年中,太合音乐集团及其旗下厂牌历经了华语音乐的兴起与发展,始终专注于内容生产与运营,并借助策划、举办、售票数万场演出,占据独立音乐演出市场的70%以上的市场份额,在大型演唱会及LiveHouse领域持续领跑市场。太合音乐集团副总裁胡译友表示,“通过与《乐队的夏天》合作,我们希望用最硬核的音乐方式,向更广泛的用户圈层传递乐队文化,培养出一种可以让乐队肆意生长的音乐土壤:从Live House到音乐节再到大型演出,从艺人经纪到版权运营再到综艺节目,帮助更多的乐队实现阶梯式的上升,为华语音乐产业的发展注入新动能。”

  傍晚微风拂面,宅边阵阵蛙鸣,这本是惬意的生活场景,但日前,有居民打12345热线进行投诉,说小区水系中的蛙鸣影响日常休息,希望相关部门能够进行处理。

  为了给6岁的外甥晨晨筹措“急重型再障性贫血”的治疗费用,21岁的刘向峰一人打4份工,被网友们评为“最帅舅舅”。目前晨晨已经找到了配型成功的骨髓,正在等待“进仓”。

  想要个“金猪宝宝”的念头,从一年前就在郭菲心里萌生了,她为此兴冲冲地开启了备孕模式。然而,去年年底,一个意外的电话却让她毅然决定推迟备孕计划。

  美国研究人员新近发现,一个基因突变会干扰大脑早期发育过程中“脚手架”的搭建,导致大脑皮层结构异常,这可能是部分自闭症病例的成因。

  甄子丹曾经历低潮,且不只一个,比如银行存款只剩100港币,于是制片请他吃便当,这些都遭遇过,但现在回头看却都云淡风轻,“只能说低潮肯定有,但我已经说不出来,因为过去那么久,没感觉了”,他总能在困境中翻转,拉长时间再看,一切都是好的。香马会现场开奖结果

上一篇:山东小型普通清粪机系列正确使用方法

下一篇:太平洋保险首发《客户行为白皮书